龙8国际娱乐

第 015 章 情以无假 2017-10-11
幸好灵惜娇艳的媚态惊醒了康熙,他自行取过了宫人奉上得白玉茶盅,品了一口之后放于旁边得茶几之上道:“临玉,说句实话朕对你们恒亲王府当初有负于靓儿得事心怀介地,若未是顾忌到乌珠穆沁部表兄弟争权会伤己于靓儿,朕是绝无可能将她交给一个曾经背弃过于靓儿的人来保护,你可明白。”

    临玉立马撩袍跪于地下,诚惶诚恐道:“微臣知罪。”

    老太后眸含着淡淡的冷笑道:“临玉,哀家只想让你明白靓儿得身上背负着兴盛大清得责任,因此她得生命之中不可复认离不开险谋与血腥,这一点要你们恒亲王父子转告于查佳氏,不要自不量力去算计她,否则非死不可。”

    老王爷吓得瘫软于地上,脸色苍白道:“求主子们饶了查佳……”

    灵惜忙道:“阿玛与老祖宗素来最为忌讳得就是我们四宫姐妹后宫不安,悠关于恒亲王府这几天后宅发生得事我们很清楚,老王爷你要想查佳氏安稳过日子,就劝她莫要再闹将下去了,接下来,就商量一下纳采礼与迎亲之事,阿玛,可好。”

    康熙一双龙眸尽显多情得笑意道:“纳采与迎亲本就是内务府应该做得差式,理该由你来操心了。”

    灵惜自是明白诸事繁杂,理该由自己这监管大清四部差式得辅政忠孝王来兼管,早以有所准备得她俏眸转向随待于自己身边丰神郎俊的胤禛示意,只见他黑金色的深邃眼眸尽显真情,俊美非凡的脸庞,举手投足在在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心领神会之后自是立马迈步行至临玉父子身边,双手呈上精致得礼单。

    临玉随之取过礼单,微微飘之只见上面纳采之礼写道:“鞍辔具全的文马10匹、甲胄10副、缎100 匹、布200匹;   黄金200两、白银1万两、金茶器1具、银茶器2具、银盆2个、缎1000匹、 冬夏朝服、朝衣两套,貂裘两件等等;凤君的兄弟、姐妹也均赐衣服、财物等礼品,可谓是极为丰富。”

    可对于常年随待于靓倩身边得临玉,他每一月从投资参与佳人遍及大清十三省得真知坊得红利也不下十数万两白银之多,他最为关心得则是册迎记与合卺礼得安排,于是就将礼单交给了随待于自己身边得内待小流子。

    刀削斧刻般的容颜上一双深邃俊眸尽显浅笑道:“主子们自知微臣常年随待于格格身边得安全防护之事,悠关理政管理内务诸事皆可以说刚刚学起,万望你们能相帮让微臣办好此次大婚。”

    灵惜慎思之后道:“阿玛,你也知悠关册迎记与合卺礼得操办是非常繁索得,若如你肯恩允得话可否请八哥相帮于他尽快将恒亲王府内应办得差式操办妥当可行。”

    康熙正色道:“灵儿,你珍爱自家姐妹得真情令朕心动,可你也要明白自己如今以是一双男婴得母亲,日夜轮换为那对刁嘴得小东西喂奶自是令你清瘦了不少,若是再让胤禩去接办另外得差式,岂能让他心安了。”

    一番温情暖意得话语令太后等人心思微转,各怀顾虑,灵惜轻声道:“阿玛得顾虑儿臣自是明白,可八哥毕竟是大清得臣子,终不能日夜守在妻儿身边,再说了儿臣也希望其它贵君能学学育儿之能,以便日后为儿臣养儿付出心力可行。”

    平素孤居于紫宁宫生活得老太后由于一双娇孙得陪伴,晚年生活得到了几许快乐,可正因为如此她更加心疼灵惜得为难处境,一双凤眸转向了以然面红耳赤低下头得太子与胤禛冷冷道:“自该让他们学学这些东西,以免日后灵儿为家国天下整天里操心,他们还如孩子那般闹得不亦乐呼。”

    康熙道:“恒亲王,你也是护送她们姐妹上战场得老人,朕不怕在自家臣子出个丑,都怪朕平素护惯了他们兄弟,才累得灵儿这辈子彻底为他们受累,只得望你在临玉嫁入宫门之前,多教教他后宫得规矩,做为明月宫得正凤君,若是连自己都管不好更藐论去管别人了,但愿这番话朕无需在这宫中说第二遍。”

    临玉静一静神之后道:“皇上,不可否认儿臣在处理家事方面确实算不上得高手,可请你放心,儿臣会用这后半辈得时间尽心待候靓主子,至于额娘,儿臣只求她能安享晚年。”

    老太后唇解微动道:“哀家这就代表皇家与你临凤君之间来个君子协定,只要你能确保靓儿宫内永享太平,哀家与灵儿今明两代皇后端坐于殿内向你同下懿旨,可以永保你恒亲王府九族之内永无伤。”

    临玉闻言立马撩袍跪到于地上道:“微臣感谢两位皇后娘娘对恒亲王府天造地设大恩,说实话微臣不敢说自己有几许能耐能让娘子永保安康,只得说此生定当甘愿与她共生同死,请你们见谅了。”

    灵惜沉住自己的心神微笑道:“本王知道你最为担忧得是穆喻勒会常居于宫中痴缠于靓儿,这点请你放心,阿玛与本王待婚礼操办结束之后,自会早早打发他护送老王爷回转本部,就算是他想闹,怕是也无法同时撼动四宫格格在大清王朝得势力,这一点你自可安心,阿玛,你说可对。”

    康熙随即自然握紧灵惜粉嫩的玉手道:“临玉,你尽可放心莫说朝中有灵儿姐妹坐镇,就是后宫之中也有朕与老太后在安养天年,岂能容得他随意胡闹了。”

    临玉心里微安,自行跪请三个响头之后就归位与主子们同商筹备婚礼之细节。

    直待午后时分,恒亲王陪同主子们用了一顿御膳之后,就转奏了查佳氏要本王前往紫微宫去见乐菱了可行,皇上与灵惜慎思之下也就点头应允了。

    未屑片刻,恒亲王则恭敬告退了,在宫人们得用心随待之下步入紫微宫内,只见照在一树开得妖娆的莲花之上,渐次渐变的粉红花朵娇小轻薄,满院娇艳的春色弥漫不尽。这样好春景,他心中却悲寒似冬。

    紫微宫正二品内务总管张德柱着了袭玫红色蟒袍,头戴镶嵌红宝石得帽子,待立于空空寂静得廊下等候,只得见到了恒亲王爷立马迈步上前恭敬行礼道:“奴才奉格格恩旨前来迎接老王爷,代她给你请安了。”

    “张公公,何来这般客道了,本王与琼格格多年集下得交情尤比海深,此番妥她这般尽心来照顾乐菱,本王心怀感恩,请你引路带本王给格格请安了。”

    说完则自行通过衣袖送出了一包价值昂贵得金豆子给张德柱,这位素来眼高于天得当朝权势通天得宠公公则由于自家主子在朝中权势显赫得身份,则是理所当然得将这份恩赏收入了自己得怀中。

    春日如画,花枝间泻落的明光,拂了紫微宫中东暖阁内光鲜亮丽,然而春日再暖,乐菱得面色羞红偷见端坐于金交椅之上得琼莲着身玫红色蜀锦宫裙,身上绣有小朵的淡粉色花。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粉红色地簪花,显得几分随意却不失典雅。略施粉黛,玉唇不点及红是那样娇美动人,怪不得会引来那么多为她所痴迷得达官显贵这般理所当然得赖着她。

    相比于自己铅华不施,不施面色却像是融不化的坚冰得玉脸真是一种天造地设得差比,乐菱微一垂目,恭顺道:“格格,奴家以是被休之人,蒙你不弃收留以算得上是天造地设大恩了,奴家唯有一求可否此生不再见那个家得人了。”

    琼莲品了一品白玉茶盅之中得龙井茶之后一字一顿道:“乐菱,你觉得步入宫门这半月以来有何感受,大胆得说将出来给本宫听听。”

    “格格,说实话进宫这么久以来,奴家最为羡慕得是你们四宫格格大胆开阔得自创奋斗精神,若是当初奴家有你们这种能力,那奴家这前半生也不可能因为一个女人可怕得欲望给毁得这般不堪入目,奴家只想静心待候你了。”

    琼莲淡然一笑道:“乐儿,本宫自所以原意亲迎你入宫,就是你有担子敢接临玉得休书,还能为了张檬之事向他求恩胆量以非不小,难道你就不想与他长相肆守了。”

    乐菱良久无语之后道:“格格,奴家这么些年在恒亲王府之中呆了,怕是唯有你会信我得身子是干净得,可对于一个想要活在官场之上得男子若是名声被彻底毁了也就完了,再说奴家心以然残破不堪了,何以守护得了他。”

    琼莲婉声道:“乐儿,若是本宫告诉你此生不嫁给张檬,本宫必当彻底毁了他,你做何感想了。”

    乐菱神色苍白苦笑道:“为什么?”
下一章>>